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二百零二章 有了車、搞破鞋不會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二百零二章 有了車、搞破鞋不會缺字體大小: A+
     

    人有的時候就是很犯賤,喜歡什麼就認定那東西一定就是自己的。

    比如喜歡一個女生,就感覺那是自己老婆了,誰動就是給自己戴帽子,可能人家還不認識你了。女人也是的,看準哪個男人了,就認定是自己老公了……不過這種情況有點少。

    人犯賤的時候倒是挺多……

    陳楚的餘光一直注意著王紅梅的舉動,她臉上明顯的帶著慍怒。

    這尼瑪不是有病么!陳楚都不知道該說啥好了,這女人就是折騰人的那種,撩騷的,還不搞破鞋。

    就像農村的一句話叫做:不養汗撩漢子,俗稱撩汗精!說的就是這種人了。

    還不如養漢搞破鞋的女人呢。

    這種女人多半是最可恨的,城裡人也給她叫了一個名字,叫做——交際花。就是整天圍著男人身前身後轉圈,跟人家一起喝酒跳舞啥的,搭肩摟背,吃完喝完,跳完,還跟人家開房,就是到房間里了不讓人糙。你說這算啥?

    要真是好女人為啥跟人家吃喝玩樂呢!還開房?花人家錢?很多女人吃喝完畢被人強姦,隨後哭哭啼啼的報警,其實活*該!誰讓你嘴饞手賤吃人家拿人家的東西了。

    文藝圈裡把這種女人叫做名媛,說白了還不如古代青樓的妓女……

    ……

    陳楚心裡有些濃濃的恨意,感覺王紅梅都不如那小蓮,都不如小菲乾淨。

    媽的這種女人從今天開始,就算他媽的脫光腚兒了,撅起大白屁股蛋子白讓老子糙,老子都他媽的……糙一下也行,多糙幾下也行,反正糙完了肯定就不要了。

    陳楚轉回頭,不去看王紅梅,跟陳述笑了笑。

    「你家在哪?我馱著你去吧……」

    「啊?」陳述一愣,不過還是上了他的摩托車,陳楚繞了一個彎,他剛學會騎摩托車,怕把人家小孩兒啥的刮碰到,集鎮上人多,而且七八歲,*歲的小孩兒來回的亂跑打鬧啥的。

    小柳庄不算大,一百多戶人家。

    陳述的家在村子東面,而陳楚托著陳述,拐彎的時候發現王紅梅還盯盯的看著他,不由得心裡冷哼,賤貨,這種人就不能給她好臉。

    給她臉她就裝,不給她臉她還得過來撩騷你。

    陳楚問陳述說:「你家在哪?」

    「就那個,第三家……」

    陳楚看過去,見是一排磚房。

    小柳庄一百多戶人家磚房頂多七八戶吧,肯定除了村長會計啥的就算陳述家的房子最好了。

    我糙!陳楚沒想到不顯山不露水的陳述家裡條件挺不錯的啊。

    摩托車要停在門口。

    陳述忙說:「停在院子裡面吧,沒事的。」

    陳楚嗯了一聲,騎進了院子里。

    而兩邊的鄰居都出來抻著脖子看,臉上亦是笑嘻嘻的。

    這也正常了,農村一般結婚都特別早,一般十七八歲就有相親的了,尤其是女孩兒結婚更早。

    二十五歲算是大齡剩女了,被人家說成有問題了。

    只是這兩年晚了點,主要是彩禮要的多,一般人家根本就娶不起老婆,而且要的越來越多了。

    一般女孩兒家來個半大小子,亦或男孩家來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馬上就有人指指點點的說是對象,是相親啥的了。

    所以那小蓮一去找陳楚就風言風語的傳開了。

    農村整天沒啥事兒,也沒啥娛樂,就靠扯別人的閑話開心,在不就是打麻將了。

    陳述家還有隻小狗,汪汪汪的叫的也不響,她家院脖挺長的。

    走到一半的時候,磚房的鐵皮門開了。

    一個三十七八歲的女人走了出來。

    這女人也有些黑,不過身子很瘦弱,甚至是羸弱的那種了。

    皮包著骨頭,但兩隻眼那樣的有神,而身段亦是極其的窈窕。

    可見這女人要是年輕的時候一定是一朵花了,肯定是在農村勞作的,加上沒有營養的跟上去才頹廢了。

    陳楚想起醫術上所寫的,這女人亦是有病,面龐黑,而不是正常的黑,屬於陰黑那種,有些發青,便是肝有病,而肝對應的便是目,她的視力一定差些。

    目有疾有的時候是肝火的原因,便是氣的,氣淤積於胸,久積成疾,而嘴中味道便是苦澀,便是膽有疾……

    這家人以前肯定是有什麼事兒的。

    陳楚表面上還是笑呵呵的。

    「陳述,這、這是你同學啊?」

    本來一臉笑容的陳述忽然冷若冰霜。

    「不用你管……」

    「啊?哦,好。」女人贊贊眼,沖陳楚說道:「那……進屋坐吧,我這孩子就這樣,不懂事……」

    「你別說我!」陳述白了女人一眼沖陳楚笑道:「進屋坐吧,沒事。」

    「呼……」陳楚一愣,心想陳述不像是那麼不懂事的女生啊,這女人一定是她媽了,她怎麼……

    「大娘,這是我們班級的學委,給我補課來了……」

    「哦,學委啊?好,好,那啥,你吃飯了嗎?嬸兒給你做飯。」

    陳楚點點頭:「阿姨不用了,我一會兒還有事得回去。」

    「行,那啥,你們補課吧。」中年女人眼神暗淡,不過對陳楚亦是笑容滿面的,農村一般都稱呼嬸兒大娘之類的成呼。

    叫阿姨的都會被人高看一眼,認為是城裡人才這麼叫的。

    「對了,我記得你們班級的學委好像是叫路小巧吧!那丫頭學習好,和你二哥好像定親了的。」

    「你知道啥?路小巧根本考不過陳楚,這才路小巧考第二,人家陳楚比她多考四十多分,在三中都排行第二呢!以後肯定能考重點高中,瀚城的一中沒啥問題,老師都說了。」

    「啊!是么?」這女人一聽激動了。

    陳楚裝作不好意思的笑笑:「運氣好,運氣好。」不過,他心裡也一顫,路小巧跟人定親了?

    陳述在前面走,進了房間,陳楚也跟著進去了。

    看著陳述的屁股蛋圓圓的,一晃一晃,一顫悠一顫悠的。

    心想這肯定極有彈性,要是抓一把肯定好。

    外屋也很寬敞,東西兩個房間。

    陳述把他領進東邊的那個房間。

    這時,這女人也扶著腰走了進來,不僅沖西面的房間喊:「小嬌啊!小嬌,張嬌!咱家來且(客)了,你快去院子里摘幾個洋柿子去……」

    陳楚剛要說不用了。

    這時,西屋門吱呀一聲開了,一個至少一米六五的女孩兒走了出來。

    她跟陳述是兩種膚色。

    陳述的有些小麥色,跟這個女人膚色差不多。

    而這個張嬌,卻是粉白粉白的,張嬌只應了一聲,就邁步走出門去。

    只留給了陳楚半邊毫無瑕疵的臉,還有一個跳來跳去的馬尾辮。

    她穿著牛仔褲,屁股被裹的溜圓溜圓的,身材亦是極好。

    身上穿的上衣是淺黃,頭髮亦是微微染的淡黃色,配上粉白的面龐,陳楚心裡哎呀一聲,下面就硬了,忙兩腿加緊。

    心裡便是心花怒放啊。

    不由得讚歎,美女往往來自民間……哦不,美女都來自於意外啊。

    這時,陳述已經拿出幾何,代數這些書來。

    隨後看了一眼那女人。

    「哦,哦,你們補課吧,我先幹活去……」

    陳述白了她一眼,沒說話,翻開了上次考試的卷子。

    陳楚腦袋一懵,全是x啊!沒幾個對的。

    偶爾對的還都是選擇題,我勒個去啊!這女生長得不錯,但學習和自己以前一樣的差勁啊。

    陳楚忍不住的問:「剛才……那個……」

    「你問我和她啥關係吧?她是我大娘,本來我是她生的,不過我小時候她不要我了,送我老嬸兒家去了,所以我現在就管我老嬸兒叫媽,管我老叔叫爸,管她叫大娘……」

    陳楚咧咧嘴,心裡說我問的不是她,而是那個叫張嬌的女生。

    不過陳楚也明白了,肯定是這女人後找了一個人,生下了張嬌,不過這姐倆都是這麼好看啊!一黑一白,他不僅想起了那小蓮跟那小青。

    不知道以後有沒有機會和這姐妹發生關係,要是能……能上了這姐倆,這輩子也不白活了。

    這時張嬌已經把柿子送過來了。然後一句話沒有轉身離開。

    陳楚心裡嘖嘖讚歎,真好……真好啊……哎呀,我的心啊……

    ……

    或許上帝是公平的,給了你美貌就不會給你頭腦。

    陳述特笨。

    陳楚不管怎麼教,掰開了,揉細了,就差強姦她了,她還是不會。

    教過一遍的單詞,轉個圈,放屁大的功夫就忘了。

    陳楚偷瞄了一下她的胸口。

    麻痹的,真是胸大無腦啊。這女孩兒,大扎真不錯。

    已經接近黃昏,遠處有的人家已經早早的冒氣了炊煙。

    陳楚站起身要走。

    陳述忙從炕上下來要留他吃飯。

    陳楚心想,你留我住下來,跟你一被窩睡覺更好,老子在被窩裡狠狠的糙你,再給你補課一定學的快,進步也快。

    這時,在外面忙和的她大娘也說:「那個……學委啊,你就留下來吃飯吧。」

    「不了,阿姨,我得回去了,對了,您得注意身體啊,沒事沒總生悶氣,對身體……對你的病不好,還有多注意身體,少熬夜,誰要是給你氣受,你不用理她,那是她不懂事……」

    幾句話說的這女人眼淚汪汪的。差點哭出聲來。

    陳楚也沒想到正說到了她的痛楚。

    她輕輕的看了眼陳述。

    「哎呀,你說啥呢,我可沒給我大娘氣受,你真煩人……」陳述臉紅撲撲的,近乎撒嬌。

    「你這孩子……真懂事。那個陳楚,你要常來啊!」陳述她大娘被感動的眼淚圍著眼眶轉悠,一直送到了大門口。

    陳楚這才騎著摩托車走了,邊走邊揮手的,騎的也不快。

    剛拐了幾個彎子,就看一個低矮的土房走出一個女生。

    穿著米色的上衣,下面淺色的褲子,白色的膠底鞋,大大的眼睛,長發扎著馬尾辮,額前的劉海蜷曲著。

    正是王紅梅。

    她發現陳楚看她,忙轉過臉,不過陳楚路過她家門口根本沒理她。

    王紅梅發慌了忙追出來喊:「等一會兒……」

    陳楚又騎了一段,王紅梅還追著。

    他這才停下來。

    「啥事兒?」

    「我……你還真生我氣了啊?」王紅梅手握空拳輕輕的打了陳楚後背一下,帶著一縷香風。

    「我今天真過生日,對了,這摩托車你的啊?」王紅梅說著大眼睛盯著陳楚的眼睛。

    像是要找出破綻是的。

    「嗯,是我的。你……你還有事?」

    王紅梅扭捏的細長的手指捏著衣腳:「我……我同學都在縣城,你,你能送我去嗎?」

    陳楚故意遲疑了一會兒才答應。

    王紅梅忙興奮的跑回去關好了門,回來才坐上陳楚的摩托車。

    隨即小手輕輕的搭在了陳楚的腰上。

    一個女人一個樣,一個女人一種味道。

    陳楚再討厭,再煩王紅梅,都不介意糙她一下。

    或者說都十分想糙她一把。

    晚霞粉紅粉紅的,讓陳楚聯想起王紅梅的腿窩子的顏色,會不會也是這樣的粉紅。

    要不要把車開到荒郊野地里去,就像是金星說的,直接把她褲子扒了,糙了她?如果她不同意,就硬來?

    媽的,賤人就得賤對待,糙,不糙白不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