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夜裡尋歡是騷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夜裡尋歡是騷客字體大小: A+
     

    柳冰冰笑聲如同銅鈴,十分的悅耳動聽。

    陳楚聽的就像是天籟之音了。

    不禁問:「柳,柳副村長,你的聲音這麼好聽,唱歌也一定挺好吧……」

    柳冰冰皺了皺秀眉。

    「陳楚,小孩兒不大,別學這東西,愛好這東西就總喜歡去歌廳了,你現在要做的是好好學習……」

    「嗯,我覺得也是,但是我學習也不好啊,柳副村長,我能不能……嘿嘿,請你幫我補補課啊……」

    柳冰冰已經拿起塑料袋裡的葛根,擰開一瓶喝了。

    這東西喝進去酸酸甜甜的,不過解酒亦是奇效了。

    她又發現塑料袋裡有五十塊錢。

    纖細修長的手指拿了出來。

    「陳楚,補課可以,你幫我,我幫幫你正常了,不過這錢怎麼回事兒?」

    「走村上賬了,袁大夫說單獨給錢容易記混淆了,而去柳副村長喝醉了也是為咱村裡的利益不是?」

    「唉……」柳冰冰嘆口氣,心想這村裡的不正之風也不知道啥時候能結束,她估計這頓飯,加上歌廳吃喝玩下來,沒有個兩三千的下不來。這些錢自然是各個村裡均攤,但是說白了羊毛出在羊身上。

    最後說到底,這些錢還是均攤到每個老百姓身上了。

    柳冰冰搖搖頭,各個機關,各個基層,哪怕是高層,都是如此了,她呼出口氣。

    也覺得很無奈。

    「陳楚啊,你要是想補課的話動作就快點,現在都快十點了,補課也補不了多少的。」

    陳楚嗯了一聲。

    馬上把村委會的大門鎖上了,接著鎖外面的門。

    柳冰冰伸出蘭花指點著陳楚的鼻子指揮著。

    「陳楚,趕緊的先把這門開開方煙,唔……大隊的門鎖上了吧,別到時候他又旋迴來了。?

    ?柳冰冰說的他們自然是徐國忠了,而且萬一村長張財回來醉醺醺的找她嘮嗑也更麻煩了。

    陳楚聽著柳冰冰的指揮,兩條腿麻利的小跑著幹活,心裡卻是特別的幸福。

    這也是美女效應了,要讓老孫太太或者王小眼指揮,陳楚早就跳牆頭跑了,連影兒都瞧不見了。

    柳冰冰也沒閑著,陳楚收拾的時候,她把這個凳子拼湊在一起,又弄了條褥子跟毯子放在上面,隨後在別的辦公室弄了個窗帘,小手巧妙的掛在當中的晾衣繩上。

    陳楚咂咂嘴,心想偷看人家是別想了。

    柳冰冰也是心思細膩的,她長得漂亮,來這裡第一天就感覺村長這些人對自己有些想法了。

    大晚上的,自己回去危險,打車也打不到,坐徐國忠的摩托車更危險,在這裡住沒有一個伴兒她還是有點擔心的,去柳賀家,她不想,一去柳賀爹媽都弄的恨不得半個小楊樹村都知道了。

    而去總是說親戚之類的話,讓她多分些土地過去。

    柳冰冰亦是撓頭這件事了。

    這時,她感覺自己的下體有些不適。

    三瓶葛根都喝下去了。

    她的臉蛋兒也慢慢的轉白了一些。

    不由得去別的辦公室,拉上窗帘,打開檯燈,鎖好門,解開牛仔褲,看了看下面。

    只見倒三角的小黑森林有點異樣了。

    那裡的毛髮有些凌亂。

    她是一個極為細心的女生,不禁臉上有些紅暈,潔白纖細的小手在裡面弄了弄,竟然發現了好幾根斷了的彎彎曲曲的小黑森林。

    而且還有一根,好像不是自己的。

    自己的小黑森林是毛茸茸,比較黑,但是卻十分的細柔,屬於精緻型的。

    而她現在手裡拿著的這根和自己的一比,竟然是那樣的粗壯雄偉,就像一根是小草,一根是包米苗,而且自己的森林每天早上上廁所的時候,她都是偷偷的噴上去點香水禙水的。

    柳冰冰也有點小潔癖的。

    而那根黑森林上面也像是有香水,但絕對不是自己的,味道不同。

    兩個小森林的長度,粗細,味道顯然是兩個人的,那個……那個粗的肯定是男人的……

    呀!

    柳冰冰頭一暈,忙把那根粗的小森林扔了。

    心咚咚咚的直跳,手捂住下體,感覺自己下面肯定被人動過了。

    再一仔細看,小森林中間明顯被壓的往肚臍方向倒去,像是被一隻大棍子出溜過了似的。

    而去她的肚皮多少有些紅潤的痕迹。

    柳冰冰的皮膚粉白,差不多吹彈擊破,陳楚的大傢伙出溜過,自然會留下痕迹的。雖然他感覺輕輕的,但最後射出去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狠狠的頂了兩下的。

    柳冰冰有點崩潰了。

    臉也刷的紅潤起來,而且下一秒連大脖子都紅了。

    她仔細回憶,今天吃飯,到往回走,不可能有人動過她的,就算在苞米地里她有些困了,小憩一會兒,然後聽到陳楚的電話才驚醒。

    難道是……在這個時間段發生了什麼事兒么?

    「柳副村長,都弄好了,咱們補課啊?」陳楚喊了一聲。

    柳冰冰水靈靈的丹鳳眼微微一眯縫,長長的睫毛像是兩隻小蒲扇似的。

    「陳楚!你給我……」柳冰冰咬了咬紅潤的嘴唇。

    隨後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定定的瞪了陳楚幾眼。

    想問他,又不知從何張嘴。

    不過,這口氣又是咽不下。

    急的眼裡有淚在眼眶打轉轉。

    陳楚有些慌了,敏感的想到是不是柳冰冰發現了什麼。

    「柳……柳副村長,你,你怎麼了?是不是在隔壁屋子撞邪了?我和你說啊,以前這大隊部這塊地聽說是墳圈子來的,所以一般沒人敢在這值班,有人還親眼看到過鬼……」

    「胡說!陳楚,你……好吧,開始補課吧!」

    柳冰冰眨了眨眼,找來筆跟紙。

    初中沒什麼知識量,就是那點英語單詞,還要代數幾何,物理化學那一小撮東西,比之高中,相差的太遠了。

    陳楚也沒啥問的,就問些高中的數學題。

    柳冰冰瞪了他一眼,咬了咬嘴唇,盡量把這混蛋往好處想,幫自己打閆三,背自己回來……

    她總不能問你是不是脫我褲子動我的小森林了吧?而且,她檢查了,自己的火燒雲沒有被強侵的痕迹。

    陳楚一學習起來,胸前的玉扳指就暗淡的發光,這樣精神百倍集中。

    而數學這東西一旦理解了,進步是神速的,或者說有的天才真的可以不用學就能換算出來,就像作文好的,不用怎麼想就可以出口成章是一個道理。

    柳冰冰感覺陳楚是個天才。

    已經把高數都教他了,而陳楚竟然完全理解掌握,而且還在問她更深的問題。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柳冰冰看了看都十一點半了,不由得打了個哈欠。

    這一停頓,當她再看陳楚的時候,發現這小子沖她v型t恤的領口眼睛斜著往裡面瞅。

    「啊……」柳冰冰忙遮住胸口。

    咬著嘴唇說:「行了,今天就到這裡吧,對了,陳楚……」

    「嗯?柳副村長啥事兒啊?」

    「你……你必須要尊重我……」

    「我……柳副村長,我咋不尊重你了?」

    「你?你尊重我?那剛才為啥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我這兒。」柳冰冰唇紅齒白的,說著話紅紅的嘴兒張開。

    陳楚看到裡面白珍珠一樣的貝齒還有紅紅的小舌頭兒。

    「好,真好,真好……」

    「陳楚,你說啥呢?」

    「柳副村長,你,你在大學是學啥專業的啊?我聽我班主任說過大學可以選擇好幾個專業的。」

    柳冰冰不知道他為啥扯到這了。

    「我是學幹部管理,還有美術專業,也學計算機,你問這個幹嗎……」

    「對啊!您看這裡面有美術專業,美術是藝術對吧?所以啊,藝術就是欣賞美的,我聽王霞老師說過,上美術課的時候畫的人體模特男女老少都有,都光著腚呢,但人家那也是藝術啊,柳副村長,我看你,你長得美,其實我也是在欣賞一幅活生生的,會說話的會動的蒙娜麗莎,你美的就是一副行為藝術……」

    「哎呀媽呀……」柳冰冰一捂著臉,不好意思的掀起帘子跑到自己的那邊。

    「柳副村長,柳副村長……」

    陳楚叫了兩聲,人家也沒搭理他。

    「柳副村長,你教的比我班主任老師強多了,還是名牌大學出來的大學生牛啊……」

    過了一陣,柳冰冰站起來,拉了一把帘子。

    那樣子像是剛哭過似的。

    「你……請你尊重我……」

    柳冰冰說完把帘子放下去睡了。

    陳楚撓撓頭,打了個哈欠,關了燈,過了一陣,聽到柳冰冰勻稱的呼吸傳來。

    不過感覺她還沒睡熟,陳楚亦是迷迷糊糊的睡了。

    直到第二天凌晨,陳楚幾乎是自然醒。

    起身走到大隊部的小院打了一套拳,渾身酣暢淋漓的,想進屋去看看柳冰冰,見人家也已經起床了,不過衣服啥的都沒脫,並且在身上仔細尋找著什麼。

    陳楚咧咧嘴,這女人心太細了。

    和柳冰冰打了個招呼,他便回家吃飯去了。

    至於柳冰冰,村上早上供飯的。

    陳楚回家煮好了麵條,跟老爹吃了幾碗,殺豬刀沒帶,騎著二八自行車往學校那邊去了。

    不過這一路總是想起柳冰冰俊俏的模樣。

    下面的傢伙邦邦硬了。

    男人早上都是勃起的,陳楚呼出口氣,想找人糙一把,而徐紅,那小蓮啥的他都有點糙夠了,閉上眼都知道她身上的痦子在哪。

    想了想,忽的想起那個小賣店女人告訴他的電話。

    自己給她針灸,糙了她一把,那可是真爽啊。

    想到這裡,感覺時間還早,又摸出電話想了想給那小賣店的女人打了過去。

    響了半天,對方才接聽。

    「誰啊?媽的一大早叫魂哪!」一個不耐煩的女人聲音傳了出來。

    「唔,姐姐是我啊?」陳楚笑嘻嘻的說。

    「姐姐?你他媽的管誰叫姐姐啊?你誰啊你?」

    「我,我就是上次給你針灸的……」

    「嗷,啊哦,你等會兒啊……是王老闆啊,和你說你家的貨送的太慢了,我小店不大,但也不能因為要的貨少你就不送啊……」

    陳楚心裡明白,肯定是男人在旁邊。

    他聽到電話里又開門的吱呀聲。

    過了一會兒才聽那女人又說:「小弟啊,你可真會挑時候,以後給我打電話八點半以後打,對了,你在哪呢?」

    「我沒在縣裡,對了姐姐,上次給你針灸的還得勁兒吧。」

    「得勁兒,舒服死我了,老弟,你還啥時候來啊,姐姐還想讓你給我針灸一把,另外,姐姐有一些姐妹的,好幾個都年輕漂亮在瀚城那當小姐,不差錢,你就給姐姐針灸免費就行,然後姐姐給你介紹源源不斷的客源……」

    「行啊,姐姐,那我這個周末再去你那吧……」

    「唉,你也沒啥事,能早來就早來唄。」

    陳楚笑了笑:「行,我盡量早點去吧,到了那先給你打電話。」

    「行,弟弟你這次給我針灸的時間再長點,我要更過癮的。」

    ……

    陳楚放下電話,想起那女人長長的大腿跟大屁股來。

    心想媽的,上次是老子膽兒小了,快射的時候拔出去射她大腿根兒和屁股蛋兒上了,這次老子就不慣著你了,狠狠的糙,糙死你,而且全射進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