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美女下面有多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美女下面有多稠字體大小: A+
     

    陳楚先被送到的學校。

    徐國忠騎著摩托車在學校裡面也看到朱娜了,想來個漂移啥的,差點把陳楚扔出去。

    自己也差點飛出去。

    嚇得忙調整車頭,還算轉過來了。

    「嘿嘿!陳楚,你徐大爺摩托車駕駛的很好吧?」

    陳楚嚇了一跳。

    喘了兩口氣才定下神,剛才拿下他根本沒準備,心想自己沒讓老疤砍死,沒讓季揚閆三弄死,尹胖子也沒弄死自己,要是讓徐國忠的摩托車給摔死,那可丟人現眼了。

    「徐……徐大爺,你厲害!」

    陳楚下車了。

    徐國忠沖著正在玩跳皮筋兒的朱娜咽了口唾沫。

    心想這女生咋長的呢?

    她媽三十多歲了,玩起了跟二十五六歲的小姑娘似的,一般玩一個老娘們都二十三十的,去瀚城的洗頭房玩小姑娘才五十塊錢,玩朱娜她老娘得一百。不過這一百物有所值啊,朱娜她們比小姑娘下面都緊,不知道是沒有男人玩,還是天生的那麼緊。

    而且,朱娜她媽也會玩,什麼上去下來,反正把你那玩意弄出來就算一次,包宿三百,不限次數。

    徐國忠第一次玩了,花了一百塊錢。雖然心疼,不過爽了。

    被朱娜她老娘兩下就給用13夾出來了。

    算是雞寶夾了。

    第二次徐國忠就包了朱娜她老媽一宿,三百塊,徐國忠終於過癮了,不過玩了一晚上,就想第二晚上,都想和自己老婆離婚去娶朱娜她媽了。

    不過,人家朱娜他媽不幹,她媽是離婚的,養著朱娜,而且自己這多賺錢啊,沒考慮嫁人的事兒。

    徐國忠現在是會計,雖然權利沒有以前大,但是會計是肥差了,外快還是不少的。

    所以他經常到處放騷。

    朱娜他是看見

    幾次的,沒事兒的時候也總喜歡去朱娜家門口轉悠,聞聞騷味啥的。

    現在,他見朱娜者女生長的一米六五的個頭了,那皮膚奶白奶白的,就像是個牛奶做的人兒似的。

    而朱娜身段窈窕的,嘖嘖嘖,真是沒法說了。

    他咽了幾口唾沫騎著摩托車往回趕。

    心想,要是有錢就他媽的好了,老子要是有一百萬,麻痹的把她們和她娘倆都給包下來,母女雙飛,這他媽的少活十年都行,這輩子也不枉來人世一遭了,皇帝也不過如此了……

    陳楚今天來的算早的。

    進班級的時候,還有帶飯的學生在吃著飯。

    也只是幾個家較為遠的女生。

    比如路小巧。

    她小小的身體,吃著一個大飯盒,裡面有醬炒雞蛋,還有炒土豆絲啥的。

    路小巧見到陳楚進來,臉上紅了紅,畢竟陳楚為她出過頭打架,而且用她的話說還咬過她的嘴跟臉。

    不過咬完了,她感覺嘴裡還甜絲絲的。

    「今天來的早啊?」路小巧破天荒的跟他打了個招呼。

    「嗯……還行?路小巧你小體格這麼點,能吃這麼多啊?」

    「用你管?」路小巧小手護著飯盒,就像陳楚會搶似的,小嘴兒紅嘟嘟的,還咬了一口書桌裡面的大紅蘋果一口。

    陳楚有些忍俊不禁,隨後走到自己的座位,拿起本書妝模作樣的看著,其實是拿起了那本針灸的書。

    張老頭兒的書太多了,這本針灸還有一百來頁沒看完,爭取馬上記住,另外還有什麼煉丹的,算卦的周易就有三本,還有……

    陳楚呼出口氣,感覺這比考大學的量還要大。

    他胸口的玉扳指緩緩暗淡的閃爍著,晚上都沒人注意,更不用說白天了。

    不知不覺陳楚就沉寂了下去。

    直到上課,已經記住五十來頁內容了。

    他大大的打了個哈欠,感覺今天全能記住。

    不?p>不禁眼睛掃了下朱娜,路小巧,還有王紅梅,柳賀幾個美女,心想你們都快了!快被老子壓在胯下了,哈哈哈……老子今天的努力,都是為了糙到你們的小13,媽的,要不老子這麼努力幹什麼?真是快要頭懸樑錐刺股了……

    下午繼續考試,政治歷史都很好考,差不多都是開卷答題,陳楚也沒學這東西,但是他現在確實翻書特別的快。

    尤其是有綠扳指在,速度是尋常人的十餘倍。

    本來題量就一般,陳楚也刷刷刷的不到二十分鐘就打卷完畢了。

    而考政治歷史差不多都是一節課的時間就夠了。

    陳楚提前交卷,而且交卷之後,自己就看書,一絲不苟的樣子,引起很多女生的注意,就連朱娜都多看了他幾眼。

    感覺最近陳楚有些帥了,後來又感覺他大部分是在裝。

    朱娜冷哼一聲,繼續答題。

    兩節課結束,陳楚已經把那本書搞定。

    準備第三節課看看煉丹的那本書,如果真煉製出一枚壯陽丹傻的,糙女人一晚上來個三四十遍的,那不得爽死。

    至於對付柳冰冰自己要打破世界男人糙女人的記錄五十幾次,自己要糙她八十次,被吸成乾屍了都願意。

    而第三節課考化學,第四節是考物理,監考只是一個老師。

    陳楚感覺題目都不算難,或者說會了就會發現非常的簡單了,不會便是異常的難了,摳扯一天也是白扯的。

    正考著,窗外傳來了摩托車突突突的聲音。

    隨後徐國忠趴著窗戶看陳楚。

    「喂,完事兒了么?」

    監考老師白了陳楚一眼。

    「你親戚?」

    「嗯,我們村的會計,找我有點事兒,對了老師,你手裡的化學卷子能不能也給我答,我有點趕時間,物理卷子已經答完了。」

    那個老師是教初二物理的。

    不用本班老師監考這樣也能公正一些了。

    不由哼了一下。

    「你要是感覺自己把卷子都做對了,隨便你怎麼寫?你都做對了么?你們班的學位路小巧都不敢這麼說吧?」

    那個老師過來一把抓過陳楚的物理卷子,看了看。不由臉色發紅。

    咳咳了兩聲。

    尷尬的說:「還真全做對了。」隨後臉紅的看著卷子上的名字:「陳楚?以前沒聽說過你們班有個這麼學習好的?你是新轉來的么?」

    全班刷刷的目光盯著陳楚。

    有羨慕的,質疑的,還有討好要紙條的。

    陳楚像是沒看見似的。

    「老師,那個化學卷子……」

    「咳咳,給你吧,啥事那麼急啊?」監考老師一邊說一邊端起水杯喝水。

    這時,徐國忠在窗外抹了把汗說:「是和鎮長一起吃飯。」

    「咳咳……」監考老師嗆到水了。

    一邊咳嗽,一邊把卷子遞過去。

    「你怎麼不早說?鎮長是你家親戚?」

    陳楚看著同學驚訝的目光,沒說啥,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女孩兒大多愛慕虛榮的,他越是出風頭,女孩兒或許就會自己寬衣解帶,投懷送抱,他的大棍子好像沒有拒絕的理由。

    陳楚眼睛瞟了一下,感覺最討好的還是王紅梅。

    心裡冷笑,媽的,王紅梅,你的屁股快被老子糙了。等老子當上了學委,給你補幾次課,然後就領你去歌廳,肯定把你灌醉糙了,然後就是朱娜,路小巧,王鶴,麻痹的,柳冰冰自己怎麼上呢?這個還是有點難度的。

    陳楚接過卷子,掃了幾眼,刷刷刷的亦是不到二十分鐘答完,不去理會想要紙條同學的痛苦表情。

    最後簽了名字,交給監考老師。

    邁步走了出去。

    隨後聽到教室里傳來監考老師誇讚的聲音。

    「這麼短時間,又是全對了,這簡直就是天才,絕對能考上清華大學的苗子……」

    陳楚笑了,心想只要這一句話,就足以讓王紅梅跟路小巧的腚眼子沖自己撅起來讓自己狠狠的糙了。

    「徐大爺,你咋這麼急呢?」陳楚出來就問。

    「哎呀,能不急么,還是寫材料唄?」

    陳楚蒙圈了。

    「不對啊,那個什麼民意調查不是寫完了么?」

    「咱村的是寫完了,別的村還沒寫呢?」

    「呵呵,別的村的誰管啊?我還不如看書去呢……」

    「哎呀,小子……小……大學生,都說你的字寫的好啊,其實民意調查也就是那麼回事吧,上面應付檢查的,現在柳副村長也在那寫呢!」

    陳楚呼出口氣。

    不知覺的,感覺自己特別擔心柳冰冰。

    也許是出於喜歡吧,一下就想到周圍都是一群煙霧繚繞,滿嘴大黃牙的村長,而她一個仙女般的副村長被圍繞在中間寫材料,而那些村長,鎮長啥的在旁邊偷窺,甚至是擼。或者是更過分的。

    「哦,在哪寫呢?」

    「鄉里,其實啊就是那麼回事吧,鎮長也是睜隻眼閉隻眼的,說白了,應付看兩眼,然後這幾個村的村長啥的花錢弄個飯局……」

    陳楚明白了。

    鎮中學離鄉政府也沒多遠。

    兩人剛到,劉海燕就在院子里招呼著,走進一個小屋。

    一共五個村的民意調查。

    陳楚看了眼柳冰冰。

    隨後展開筆鋒,開始刷刷刷的寫了起來。

    而且越寫越好,不多時,幾個村的村長都進來看,最後鄉長跟鎮長都進來看了。

    不由得讚歎,這字真不錯。

    民意調查也是那麼回事,鎮長也是為了迎接上面檢查的。

    一級壓一級的,最後就壓到了陳楚跟柳冰冰的身上了。

    等寫完了,天色略微擦黑。

    一行人嘻嘻哈哈的便朝大楊樹飯店走去。

    包間裡面已經弄了一張大桌。

    首位自然是鎮長的。

    其次是鄉長,跟一個副鄉長,然後是五個村的村長,而就小楊樹村來的人多,副村長,婦女主任跟會計還有陳楚。

    不過大家都知道,今天最出力的就是小楊樹村的女大學生村官跟陳楚這個半大小子了。

    一桌子酒菜極其的豐盛,比上次季揚跟金星請的亦是豐盛許多。

    不用說別的,陳楚他們上次來,喝的都是啤酒。白酒也只是十幾塊一瓶的大糧倉。

    而這次喝的卻是古井貢酒。

    陳楚也不知道這酒多少錢,聽徐國忠嘀咕說是早晨就從瀚城買來的。

    這大楊樹飯店沒有的。

    而後至於座位問題有些小插曲了。

    鎮長兩眼緊盯著柳冰冰,像是餓了多少天的瘋狗似的。

    下面的鄉長和各個村的村長亦是煙霧繚繞,看著柳冰冰,一副的討好的笑,跟個哈巴狗相似,尤其是柳冰冰冷冷的面容,讓他們下面的傢伙都蹦蹦的硬了起來,都不需要吃藥了。

    而柳冰冰卻選擇坐在了劉海燕跟陳楚中間,她感覺這裡安全點。

    陳楚也成了眾矢之的,不過這些大老爺們一想這是一個半大小子而已,只是有點羨慕也就沒多想了。

    這時,開始上酒了,飯店老闆進來碰到陳楚,愣了一下,那天陳楚跟季揚的事兒他是知道的,見到陳楚怎麼跟鎮長這幫人混到一起了,手略微一哆嗦,馬上恢復過來。

    笑呵呵的啟酒瓶子。

    徐國忠在裡面官最小了。

    忙大聲吆喝著要倒酒。

    並且哈哈笑著說:「鎮長,你看這酒好啊!古丼(嘚dei)貢酒,這酒肯定好喝啊!」

    鎮長一口茶水嗆得臉通紅。

    存在張財也是一拍腦門。

    在那直搓著臉。

    這古井貢酒寫的挺連筆的,那個古井的井子中間多出了一點,古書上有一種解釋,便是井字多一點念(嘚兒dei)是兒化音,丼便是『籃子』,睾丸的意思。

    古井貢酒被徐國忠念成了古嘚兒貢酒。

    陳楚也淺淺的笑,不過他發現柳冰冰兩條大腿夾得緊的。

    心裡不僅暗想,這女人不會是有感覺了吧?這下面莫不是又稠又粘的水要流出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