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六十五章 最是那撅起來的溫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六十五章 最是那撅起來的溫柔字體大小: A+
     

    張老頭兒一語驚醒夢中人。

    陳楚拍了拍腦袋。

    心想:「對啊!季小桃都脫光腚撅起屁股讓自己幹了,為啥自個兒就不弄到她火燒雲里去?」

    張老頭兒說過的,女人都是小騙子的。

    是不能相信女人說的話的,男人想要得到女人,只能做一個大騙子,不然是沒有出路的。

    陳楚不禁有些懊悔,多少次的機會都這麼白白錯過了。

    這時,他抬頭見到季小桃竟然朝樹林里走去。

    手裡拎著一個塑料袋,另一隻小手中握著一把小鏟子。

    六七十年代栽種的樹木如今已經粗大繁密了。

    上次齊冬冬也便是借著這繁密的樹林才敢要強姦季小桃的。

    不過大白天做這種事,那小子膽子也是不小的。

    主要是他以前做過,自然是有經驗的。

    極品色狼都有自己的一手泡妞兒的路數。

    當然,每個男人追女的路數都是不同的。

    但是殊途同歸,只要你把妞兒給上了,那你便是成功了。

    而女人也分兩種的,一種是被強暴了,她會拚死抵抗,報警或者用些極端的辦法報仇。

    但是百分之八十的女人都會選擇第二種,那便是忍氣吞聲了。在乎面子,怕以後嫁不出去,怕男人和她離婚,所以只有忍著。

    齊冬冬那小子的套路便是不管再烈的妞兒,你只要把她給幹了,她就老實了,就像馬一樣,你把他騎了,他就順從了。

    性子再烈的烏騅馬在霸王的胯下還是老老實實的。

    便有了氣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

    據傳說,那個虞姬也是烈的狠了,甚至比烏騅馬還烈,不也是被楚霸王硬上弓老實了么。當然是傳說了。

    陳楚現在只是有些喪氣。

    還本以為幹了那小蓮,弄了季小桃屁眼,張老頭兒能誇他獎幾句。

    現在被人這麼一說,自己簡直就是個笨蛋啊。

    「老……老傢伙,你說我現在過不過去上她!?」

    陳楚看了看季小桃撅著屁股,用鏟子挖坑,然後埋著垃圾。

    張老頭兒笑了。

    「上不上是你的是,再說了,你要是一個王者,還用主動去上她么?她看見你了就主動過來脫衣服脫褲子,把屁股撅起來讓你乾的。甚至你不干她,人家都生氣。還有啊,都不用你用力氣,她自己就騎在你身上動啊動的,能舒服死你。」

    陳楚懵了。

    似乎在聽神話似的。

    這女人自己過來主動脫衣服,脫褲子?

    「不能吧!你還在旁邊?」

    張老頭兒笑了。

    掏出酒壺喝了口酒。

    「我在旁邊咋了?你要是有本事駕馭了她,就算是在大街上,她當著所有人的面都會脫光了讓你乾的。」

    「呼呼……」

    陳楚臉通紅通紅的。

    認為這老傢伙是喝多了,在說瘋話了。

    不過,他還是認同一點,那就是自己沒給季小桃破處。的確是自己後顧之憂太多了。

    「老傢伙,我沒給她破處,是不是……是不是我很笨啊……」

    陳楚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心想張老頭兒肯定會說不算笨,畢竟把她屁眼給糙了。

    沒想到張老頭兒又喝了口酒說。

    「笨?你有笨的資格么?你都沒有蠢的資格!一個女人脫光了,鑽進了你的被窩,而且還撅著大白腚讓你干,你竟然沒給人家破處,這是笨和蠢能形容的嗎?你就是個……是個弱智啊!嘖嘖……你好像還真沒啥智商……」

    陳楚大腦一片空白。

    第一次被張老頭兒罵的這麼狗血噴頭的。

    「老傢伙,你,你……」陳楚憋了半天。

    「你個屁啊你!我說你蠢還不對咋的?有個女人你都不會幹,行了,先別研究女人褲襠那點事兒了,和我往裡面走走,咱說點正經的。」

    陳楚暈了,心想你這老傢伙還有正經的?

    「老傢伙,我現在就過去把季小桃按在樹林里給她辦了得了!我非把她那層處女膜給捅漏了!」

    「行了,啥叫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你懂不?兩個人有時候也是講究緣分和宿命的,不可亂來!」

    「啥叫宿命?」陳楚問。

    「宿命?你這混小子,以前我教你易經八卦,你不說沒用么!這宿命就是易經和八卦里的,學好了這些能夠前知五百年,後知八百載,風水輪迴,宿命起伏……」

    「這麼神?是不是學會了這些,我就能預測我能上多少女人,能怎麼把女人給糙了?」陳楚有些激動:「我學啊!」

    「唉!」張老頭重重嘆息一聲:「我他媽的只料到了前半卦,沒料到後半卦,要是讓祖師爺知道有人學這些的目的只是算能不能上女人?我以後是沒臉見他老人家了。」

    張老頭又喝了一口酒。

    瞪了陳楚一眼:「混小子,你……你……」

    他一時間也沒找到更好的詞兒說陳楚了。

    最後點指道:「你個驢……你個山驢逼……行啊,跟我進來吧,我教你!」

    ……

    陳楚就這點好,臉皮厚。

    雖然自尊心強,不過跟張老頭兒、或者是熟識的人在一塊,臉皮比城牆還厚上幾倍了。

    陳楚屁顛屁顛的跟人家往小樹林裡面走。

    眼睛還不住的回頭撇著季小桃在那裡埋垃圾。

    人家《紅樓夢》中有黛玉葬花,那是憂鬱多情又傷感的。

    而季小桃在他的眼中,滿腦子裡全是性感和光腚的樣子。

    而且全是光著腚撅起來的嬌羞。讓他的下面這個硬啊。

    季小桃其實看見他了,一見這混球,她全身都不自在了,因為屁股被這傢伙搞的太疼了,不過也過癮至極。

    剛才她去了一趟廁所,拉完屎了一看,竟然也拉出了一些黏糊糊的東西。

    這個王八蛋陳楚竟然一次射進去這麼多?

    季小桃臉紅彤彤的。

    而且掏出小鏡子放在屁股底下,折射出來看自己的屁眼。

    本來她也是常常看的,看屁股擦的乾淨不幹凈了。

    本來她的屁眼都是紅暈的,粉紅粉紅的,肉肉也是緊湊的,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菊花。

    現在可不是了,菊花已經開了,中間有一個窟窿,而且裡面的息肉都往外翻翻著了。

    她不禁心跳的厲害。

    「媽呀!這以後還咋嫁人了啊?自己的男人肯定也會看這裡的,如果看這裡已經被人干開了,那會怎麼想了?」

    季小桃心頭滾熱,心跳不禁加快了許多。

    因為霍子豪也是學醫的,成績也很好,自然懂得這些了,男人女人的菊花沒被乾的時候是緊湊的,而被那啥之後就成了肉往外翻翻的了。

    季小桃感覺屁股被乾的是有些疼,不過就是拉屎比以前快多了。

    ……

    現在他見陳楚和一個邋邋遢遢的老頭兒走進樹林深處了,不禁有些氣惱。

    她以為陳楚會來和她打個招呼的。

    那混小子手腳會很不老實的摸摸抓抓她的大白兔和腚溝子。

    雖然她每次都躲閃,不過被抓住的時候她渾身都麻木,像是過電似的很過癮了。

    總比自己夜深人靜在家裡的小黑屋摸著揉著自己的奶和屁股感覺好多了。

    她對陳楚現在是又恨,又有點眷戀。

    這種眷戀是什麼,她也不知道,或許就是他的那種壞壞的總對她動手動腳的摸摸抓抓吧。

    女人有時候更喜歡壞一點,流氓一點的男人。

    ……

    「先打一遍拳吧,都這麼長時間了讓我看看你的拳法有沒有什麼長進。」張老頭兒說著靠在一株大樹上。

    陳楚挨著臭水溝旁邊,便亮了一個架勢。

    隨後把少林的大小洪拳和醉八仙拳都打了一遍。

    張老頭眼中冒出一點驚異的精光,連喝酒的動作都停住了。

    不過等陳楚打完拳,氣喘吁吁的問道:「老傢伙,我打的怎麼樣?還不錯吧?」

    「不錯?不錯的屁啊!我呸啊!我就是這麼教你的嗎?你就是這麼學的嗎?你打的這哪是拳啊,簡直不如繡花啊!你……你簡直就是太笨了你!」張老頭氣呼呼的又喝了一口酒。

    「就你這德行,你還想讓我教你泡妞哪?你還要學什麼周易,八卦泡妞兒?你能聽的懂么?你的領悟力太差了!不是我說你,你簡直是天下第一的笨蛋!」

    陳楚被罵的老臉通紅。

    隨後小聲說:「老傢伙,我要求也不高,就是……就是想知道怎麼能把於麗麗給糙了。你不知道……」

    陳楚小聲的把早上買避孕藥的經過說了一遍。

    「那個女售貨員長的是不錯,不過她這也太瞧不起人了,而且骨子裡那個傲勁兒就別提了,我就想把他壓在身下往死里干,讓她再說我土。」

    陳楚把心裡話說出來,感覺舒服多了。

    「嗯……」張老頭兒聽完咂砸嘴。

    「你就那麼想干她?」

    「想!我寧願不幹季小桃,都要先把這個賣葯的於麗麗給幹了!老傢伙,只要你能幫我,我一定好好學拳。」

    「嘿嘿!你這小子夠無恥,不過我喜歡,一看就是我徒弟。我和你說啊……」

    張老頭兒看看了四周,壓低聲音說:「你要上她,表面上是沒有一點希望的。不過只要你好好學我教給你的東西,一切都會可能,不就是幹個賣葯的營業員么!小事兒一件!」

    「真的?你真能幫我上她?」

    陳楚懵了,現在在他心裡,要是能把早上見到的那個長得很像林黛玉的營業員給上了,他一輩子都知足了。

    他想著那丫頭那個孤傲勁兒,如果真能把她脫成大光腚兒,讓她撅著屁股,兩手扶著櫃檯,自己就站她後面,下面狠狠的糙她。自己怎麼的都行了。

    陳楚想著想著下面就硬了。

    激動的跟張老頭兒說。

    「老傢伙,只要你能讓我上他,我咋都行啊!」

    張老頭兒也笑了。

    「一會兒我再教你一套拳,你要是今天把這套拳練會了,我今天就能讓你看到她脫光腚兒!不管那女的多傲,都得對你脫的光溜溜的,把大白腚撅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