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男歡女愛 » 第十四章 抱住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男歡女愛 - 第十四章 抱住了字體大小: A+
     

    更新時間:2013-10-30

    「你管我哪!」朱娜的聲音有些中性的甜蜜,聲音很有磁性,就像朗讀課文那種聲音。

    加上她幹練飄揚的短髮,整個人就更有氣質,還有點神秘的色彩。

    此時她穿了一件黑色的小皮衣,下身的黑色的體型褲。

    朱娜家裡條件不錯,衣服也是經常換,而且愛乾淨的很了。

    她白了陳楚一眼,忽然一股香水味傳進鼻孔。很好聞。

    朱娜抬起頭,她要比陳楚高一些,看到這小子頭髮一絲不苟,襯衫鬆散著兩顆扣子,露出一片白白的脖子。衣服也穿的挺規整的。

    她就不那麼太討厭了。

    男人給女人的第一印象,也是第一好感,就是要立整,最好有點小潔癖啥的。

    女人都喜歡乾淨整潔的男人。最起碼見到這種男人不會討厭。

    以前的陳楚都是隨遇而安。

    這會兒一見他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

    「陳楚,你噴香水了?」

    「啊?」陳楚有點窘迫,畢竟大男人噴香水有點難為情。

    「沒……沒啊!」

    「得了吧,我都聞到了,挺香的……」

    「是嗎……」陳楚乾笑了一下。

    隨後一愣,這朱娜平時傲的狠了,根本是用眼皮來夾人了,對自己那是百分的瞧不起的。

    今天怎麼和老子說這麼多話。

    「對了朱娜,你暑假作業寫完了嗎?」

    朱娜娉婷的站著,一隻白皙的小手像是水豆腐似的,嫩嫩的。掐著小蠻腰。

    「我寫完了啊!」

    陳楚往前湊了湊說:「那你借我抄一抄唄!」

    陳楚一靠前,這股香水味又濃重了不少。

    朱娜吸了口氣,也很喜歡這味道。

    張口沖他說:「呸!你咋那麼不要臉呢!」

    這一聲呸,直接噴到了陳楚臉上。

    除了這一口氣息外,還有一些口水星星點點的噴到他嘴邊。

    陳楚吸了進來。

    心旌一盪,這朱娜的氣好香啊。

    在學校很多人有口臭,比如馬小河,一和他說話他就躲的老遠。

    不是陳楚多愛乾淨,而是馬小河不愛乾淨。

    從來不刷牙,那牙和王大勝一樣黃,又整天愛吃大蔥大蒜的,一張開嘴,一般人受不了。

    而朱娜真就如同書上寫的吐氣如蘭了。

    這氣味很好聞,陳楚偷偷舔了舔嘴角,朱娜濺到他臉上的津液,也很甜,和白糖水似的。

    讓他恨不得過去好好親親那張小嘴。

    朱娜唇紅齒白的。眼睛又細又長。屬於丹鳳眼,睫毛也長,眼睛一眯縫起來,跟小月牙似的。

    陳楚不禁想今天晚上再去張老頭兒那裡,問問怎麼能親到朱娜的小嘴兒,干她是一定的,不過要一點點的來,一點點的上手,女人這東西和釣魚似的,不能太著急,是個慢騰的活。

    如果你嫌慢,可以去找馬小河他二嬸,二十塊錢就能脫褲子讓你干。

    但和這感覺可不一樣了。

    自己有媳婦不如去外面嫖,嫖不如處鐵子,處鐵子不如偷女人……

    偷女人才是上上之選。

    陳楚想到這裡笑了起來。

    「你笑啥?顯擺你牙白啊!」朱娜看著他露出整潔的一排牙齒,早把上午的事兒忘了。

    陳楚長得也不難看,還有點秀氣,就是平時有些內向,不太愛說話,尤其是不愛搭理女生,其實她是喜歡女生的,就是臉小。

    「我牙白,也沒你牙白,朱娜你就借我抄一抄唄。」

    「不借,我就不讓你抄……」

    他們倆正打嘴仗。陳楚也是故意沒話找話。

    這時拄著拐棍的孫老太太走出來了。

    「你們兩個娃子,咱這麼不嫌害臊哪!一個說要cao一cao,一個說就不讓cao,你們才多大啊就開始cao,要cao也得結婚以後……」

    孫老太太有名的快嘴快舌頭。說話也不管別人啥的。

    朱娜和她家還有來往呢,她也圖意嘴快說了。

    「媽呀!」朱娜臉一下就臊的通紅。

    捂著臉,那臉一下紅的都像是要滴出水來。

    朱娜一隻小嫩手捂著臉,另外一隻搖著,扭著屁股跑了。

    不過剛跑了幾步,回頭沖陳楚喊:「陳楚,我恨你!」

    陳楚樂了,心想我又沒親你,又沒扒你褲子看你腚,你恨我幹啥。

    這時候,柴禾垛里鑽出一個小腦袋說:「奶奶,他們說的是抄作業的抄,不是cao。」

    孫老太太一見是孫女孫穎。

    拄著拐棍就要打。

    「你個小狼蹄子,你也跟著攪合啥?你媽那樣,你也那樣!」

    孫穎嚇得媽呀一聲跑了。

    孫老太太也眨巴眨巴的在後面追了幾步。

    陳楚琢磨著,她媽那樣,她也那樣?她媽哪樣了?沒見過劉翠在外面偷漢子啊?

    莫非劉翠也有些忍不住寂寞嗎?

    下午的太陽火辣辣的,劉翠也上地鏟地去了。

    今天她穿了一件長裙子。

    這裙子還是好幾年前的,藍色的,挺好看的,料子也不錯。

    都三十了,平時她不想穿,不過這裙子壓在箱子底下年頭多了也怕遭禁了。

    正好當做工作服幹活穿了。

    六月份的地頭兒苞米都長得齊腰高了。

    這時候的苞米正是長個的時候,就像是半大小子,幾天就一個樣。

    這時也是正需要養分的時候,把地鏟一遍,土把苞米苗旁邊的草給蓋住,莊家鬆土了,搶養分的草也死了,那莊家就長的好了。

    雖然在院子里是悶熱悶熱的,但是在地上,很空曠,涼風也多,吹在身上也舒服。

    劉翠戴著一頂草帽,不時的伸手擦擦汗珠。

    不過,她沒有注意到,這小風一吹,她的裙子往後飄,把她裡面凸凹的身材顯露無疑。

    女人並不是都脫光了才好看。

    那樣或許就丑了。

    就是那種朦朦朧朧的,才好看,才性感。

    她無意中,這的確良布料的裙子很薄,遠遠的看就像是她光著身子一樣,只不過是藍色的身體。

    那身體的玲瓏讓過往鏟地的老爺們盯著看,不注意就走進壕溝里了。

    劉翠是毫不知情的。

    鏟一會兒,她就喝點水,想小解的時候就走進玉米地蹲下上廁所。

    而且穿著裙子還更方便一些,只要把裙子往上一撩,脫掉褲衩就能尿尿了。

    不想長褲子,還得解褲帶,提褲子啥的。也能多鏟一會兒地。

    再說,穿著這東西也的確涼快了。

    那厚厚的滌綸褲子,一穿在身上就能捂出一褲兜子的汗。

    尤其女人那東西還不像男人,很容易出汗,而且一出汗異味還大的很。

    可能也是女人都穿裙子的原因了。

    好散熱,也好散氣味。

    ……

    陳楚聽著孫老太太說話的弦外之音,而且都是鄰居,劉翠在哪裡鏟地他也知道。

    他想了想便出門去找劉翠,看看她在幹啥呢。

    一般都是自家男人管女人,而孫五早就不管劉翠了,他就知道整天的耍錢喝酒。

    劉翠家的地在村子的大東頭,離著村子得有三四里地了。

    下體熱,陳楚走了一段,就在樹蔭下乘涼,看著離人家地不遠了,但也不能太靠近。

    這時,他見一個高個子朝劉翠家的地走去。

    農村的地壟溝都特別長,有的長的有一里多地,陳楚好奇。

    看那人挺像閆三的。

    閆三七八年前是搶劫罪被判入獄的。

    那貨有兩下子,蒙面搶劫,一連搶了三家,後來被警察抓住了。

    判了十多年,家裡托關係花錢啥的,在第七年給弄出來了。

    刑滿釋放的閆三三十七八了,也沒媳婦。

    陳楚忽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也顧不得歇著了,馬上跳起來跟了上去。

    不過,他不敢跟的太緊,遠遠的跟著,他腳步現在鍛煉的輕的很,跟貓似的,一般人也發現不了。再說還離的這麼遠。

    ……

    風漸漸大了點了,吹在身上有些涼颼颼的。

    尤其是的確良這種面料。

    感覺身上的裙子像是被人扯似的往後面掙開。還噼噼啪啪的響。

    劉翠身上的汗有些幹了,手搭涼棚看了看西面,有些黑色的雲彩。

    她涼快了,手裡的鋤頭不禁也加快了許多。

    心想得趁著這涼快勁兒,多鏟一會兒地了。

    這會兒,她已經鏟到離著對面不遠了。

    對面是一片小樹林,而她已經從地壟頭鏟了一大半了。

    她想再加一把勁兒,爭取不歇著,然後把這條壟鏟完。

    這時,身後像是有腳步聲,沙沙沙沙的。

    她回過看了看,又啥都沒有了。

    心想可能是風聲吧。她轉過身,剛鏟幾下。

    忽然一隻大手橫著把她的細腰抱住了。

    然後就被拚命的往那片小樹林里拽。

    劉翠嚇了一跳,喊出聲。

    「誰啊!救命啊!」

    她邊喊著,手腳也邊蹬來蹬去的。

    身後那人力氣很大,往小樹林里拖她,一連搬到了七八根玉米苗。

    劉翠手裡的鋤頭還沒扔,使勁兒朝後面打過去。

    卻被人抓住了。

    不過劉翠這時也抽空翻過身,雖然屁股坐在地壟溝上,但也看清楚了後面的那人。

    「閆三?咋是你?」

    閆三另外一隻手還摟著她的腰,那的確良滑溜溜的,而劉翠身體凸凹,又極有彈性,摟在懷裡就跟她光著身子似的。

    「咋不是我?大妹子,我想死你了,今天你就跟我好吧!」閆三見已經如此了。

    也就不往小樹林里拖拽劉翠了。

    直接撲了過去。

    把劉翠按倒在齊腰高的苞米地裡頭。

    這苞米已經這麼高了,人往下一躺著,根本啥也看不著。

    劉翠拚命掙扎,兩手打閆三的臉。

    不過這點勁兒閆三根本不在乎。



    上一頁    下一頁